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来去南京!

冬天真是个容易让人烦憂的日子,昨天临时想出(去)走(走),於是选择去南京,顺便辦理公証。

南京, 七- 八年前去过,只觉得好闷热 荒芜,只看了壮丽的中山陵和古墓,其他就没啥了。

或许是年纪大了,不再只是重玩樂-爱热闹;

这次的南京,感受完全不同 , 进了南京,一路上我赞歎不已。

时间上的限制,这次,没去中山陵,没去古墓,我只带着Winston 去了夫子庙。

然而,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夫子庙,而是南京市的街景和人文。

但我没得拍下,因为这些印象都是從(从)Taxi上观察到的。









































大陆的交通进步之神速,令人惊讶。從苏州到南京,我们搭了动车、地铁,再花¥1元的Bus,合计二小时三十分钟就達目的地--法院。 花20元的Taxi我们到了夫子庙。Taxi的路程讓我体验到南京的古老,以及人的热情。古老的路树環抱着热闹的街道,市区许多角落都可以看到成群的树林,这些老树参天,绝对不会是现代人植的,我还看到在台湾山区才有的针葉林,十几米高的树就出现在市区,正当我对街景不时發出赞叹时,司机先生说:「南京的树被那国混蛋胡XX砍去一半了。」從他的口气聴得出他的气愤激昂,口中的胡XX,指的是前市长。我还聴他说道:「妈的,共产党就是这样。」我非常欣赏他的敢怒敢言。聊了一会儿,下车前,司机还教我回程要怎么搭车可以迅速到達火车站。

夫子庙就像苏州的十路与观前街,老街混新建,是逛街找买小玩意的好地方。我们又买了水果串来吃、拍照、进去玩意店逛逛,买了一隻会唱歌跳舞的驢子,老板送我们一支棉花糖。去参观艺术家现场用木塊雕刻人像,"神乎其技"原来就是这种感觉,不过我不敢親试,「活人雕像」有点怪怪的。 想想,自己生气或發呆时应该也蛮像活雕像的吧!我们家还真是不缺雕像呢!

回程,又坐上了Taxi,一上车不久,突然杀车,差点撞上一个闯越马路的人。司机骂了他几句给我聴,但他骂的不像一般人去诅咒那个闯祸的人,而是说:「年纪轻轻的不爱惜自己的生命,我若把他撞瘸了,他以后怎么讨老婆啊!不尊重别人就是不尊重自己,你说是不是。」Wow!南京的司机真不是蓋的,好有水平啊!

相较於南京,苏州是優雅柔美的,南京是古老悲壮的。
苏州人是冷漠的,南京人是热情激昂的。

可能是古代苏州大多住着有钱的退休高官或文人雅士,而南京一向是政治军事重地,历史成就现在的结果。

近日苏州有一则新闻:有一受伤女子深夜负伤求救,经过的脚踏车,机动车,计程车没人願救或敢救她。是她后来自己硬上了一台计程车,司机才将她送医,而那司机就意外成为救人英雄了。


~苏州人之冷漠可见~



..

2 則留言:

Kun 提到...

Hi June
辛苦了,為了Winston未來的學習之路妳也開始學羅馬拼音.敬佩!敬佩!
大陸天氣開始寒冷了,Richy,Winston及妳要多多保重身體.台灣氣溫較大陸暖和多了,約13 - 23C.
從妳的部落格文章中發現妳們全家對在中國的生活已能適應甚至樂在其中,這是妳及Winston剛去中國時,我及燕昭均擔心妳及Winston會適應不良,現在看來是多慮的了.
在此祝福你們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王琨
燕昭 上

June 提到...

Hi,我还没写完你就發意见啦!
大陆真是好玩,可是好冷。
你们的message真是寒冬送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