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2日 星期日

放风

连日陰雨,好不容易星期六出现太陽又有风,我决定带Winston出去放风一下。我们带了风筝、跳绳、点心、水、和相机,步行到社区旁的大草地,上次認識的风筝小女孩已在等我们了,她还告诉Winston说:「上次你先离開後,我要去找别的小孩子玩,可是他们都不陪我玩。」哇!孩子们的对话好像真情告白啊!

风很大,风筝一下就飛上去,Wisnton只玩一下就把风筝交到我手上,自己顾着跟小姐姐玩,我一个人在那儿望着天空,放着掉不下来的风筝,两颊被太陽晒得又热又癢。好不容易风力稍弱,趁机收线。
Wisnton和小女孩在遠处玩泥土、拔草、捡树枝,叫了他们半天都不理我,最後,我大叫:「点心时间!」Wisnton才轉过頭与小女孩一起跑来我这儿。吃完点心,现实的孩子们又跑去梅园和我玩起捉迷藏,梅园这一週已没有上一週末来的好看,经过「幾翻晝夜风霜雨」,早已「花残瓣落见枝寒」,真不敢相信我已有“出口成詩”的功力了,江南真是蕴育文人的美地啊!

二个小孩玩的热,又跑去莲池玩水,莲池这个时候不见任何生气,只有一些垃圾,無法想像去年夏天它是條整小河种满莲花的美境。




2 則留言:

jane 提到...

哇文筆怎麼一下變好了..真不敢相信..我也挺懷疑的

June 提到...

压力走了,潜力就出来了,要不要偶的签名?